一份樂觀 的報告書

1096

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慶祝建立 17週年之際,《澳門論 壇報》採訪了多位本地人 士,討論了某些存在已久的問題,但也 強調了積極的方面。
“對澳門特區而言,這是相對平 靜的一年。我們可以看到輕微的經濟復 甦,這是最相關和積極的焦點所在。” 經濟學家麥健智說。
“生活質量有一定的進步,因為通 貨膨脹不是很低。” 他還指出,娛樂場 和酒店的增加“為行業帶來了或多或少 的多元化產品。”
然而,他強調了一個經常被遺忘的 方面。“這件事情關係重大,澳門現在 擁有85平方公里的海域,然而,當局卻 沒有全面探索該區域的可能性,曾經出 現了一些積極的徵兆,如某種形式的旅 遊業。 除此之外,我們可以更自由地移 動,可以建立其他航海活動,不僅僅是 為旅客,亦為居民。”
他補充說:“車輛進出橫琴的許可 將起重要作用,因為它提供了擴展澳門 視野的可能性,本地家庭或許可以駕車 進入該區。”
Jose Joao Paozinho認同以上觀點。
他認為,特區第16年的表現是“積極 的,特別是在財政和經濟方面”,使我 們對下半年開始的復蘇進程有“更好的 期望”。
經濟學家強調,把澳門打造成旅 遊休閒中心的目標並非模糊的想法,而 是“非常真實,我們可以從過去十多年 中央政府在發布戰略性肯定的支持數字 中看出。”然而,他認為“難題仍然存 在,例如住房價格和高企的租金、交通 困難和由於居民對周圍現狀的高期望所 帶來的社會和政治問題,這是更加隱晦 及複雜的問題。”Paosinho認為,有一個“無可避 免,無法隱藏的現實,我們不能隱藏” ,即是“人們傾向於創造不可達到的 期望”,這並不一定與當下政治制度有 關。他補充,“某些要求苛刻的團體要 求開拓超越體制以外的範圍。”
經濟學家補充說,這種情況“或導 致將有一定的失望”和“不穩定”,儘 管事實上大多數人不同意這些觀點。
好與壞之間
學者黃素君認為,2016年有兩個表 現積極的方面。 一方面經濟改善了,另
一方面,政府對教育部門的補貼不受削 減和調整預算的影響。“這有利於教育 的發展。”她說。
然而,這位澳門大學教授對其他情 況提出警告。 部分問題存在已久,“雖 然經濟部分表現改善了,但是住宅租金 仍然上漲。 住房問題依舊處關鍵地位, 年輕人依然無法購買房子。”她說。
“第二大困擾來自交通。也許由於 本地目前有很多基礎設施工程集中在澳 門市中心和氹仔,我們覺得空間有限, 車輛太多,因而交通混亂。”她說。
她還認為,為了“學術機構實現
更大的發展”,需要制定一部“更適 當的”高等教育法。新的法律提案預計 今年公佈,同樣,首次大學入學聯考亦 於今年舉行,學者要求當局在澄清“誤 解”方面,需“謹慎”。
此外,教育暨青年局及行政長官 選擇中文編輯編寫歷史手冊,內容過於 關注“一國”而忽略“兩制”,她對此 感到失望。她認為, 國家的重要地位 應當得到承認,但體制同樣需要得到認 同,“因為這是鄧小平設計的”。
Arnaldo Goncalves的意見是,整體 是“非常積極的”,在政治上,“2016年,特區繼續其整合過程,沒有 經歷任何重大顛簸。”
他認為最積極的一個方面是,社會 未有表達不滿。“這與澳門人的性格有 關,所以我們不可能在這裡看到香港發 生的事件。人們自覺為中國人,對自己 不清不楚的事情,沒有反對的興趣。” 這位法律專家,兼政治科學和國際關係 教授說,“六個協會作出了表態,但它 們僅代表了正常的力量,表明組織仍然 存在,並試圖增加支持的基礎,但他們 沒有得到社會的充分支持。”
他還指出,以博彩為基礎的經濟在 2016年最後一個季度恢復了增長周期。 但是,他警告,“不論在《施政報告》 發表期間進行了怎樣的辯論,多元化政 策依然未有獲得顯著進展。”
在他看來,博彩業將繼續占主導地 位,因為澳門“沒有其他行業,甚至可 以部分替代它”,同時亦因為“市場、 賭博旅客和針對博彩業制定的更包容和 低調的政策之間存在著微妙的契合”。
“交通運輸方面,特別是公共工 程, 政府已經著手尋求解決過舊有問題 的方法:輕軌工程和過多的公共汽車, 奈何進展不大,因為輕軌項目本身存在 概念和啟動缺陷,司長本人卻對此試圖 淡化。”他稱,這是作為一種平衡,而 且,對於輕軌工程按時於2019年行政長 官選舉前完成一事,感到不太樂觀。
“這是崔世安的承諾,很可能他在 任期結束時仍無法兌現。這並不是個積 極的方面,因為在他開始執政時,大家 的期望很高。”Goncalves說。
另一方面,他認為檢討整個社會住 房政策具“急切性”,因為“政府對社 會住房需求的預測和非親中派議員意見 之間存在差距⋯⋯事不關己的人們是不 能看到現實的。”
更多金錢,更多壓力
從更廣闊的角度來看,澳門公務華 員職工會秘書李公榮指,澳門特區在過 去十七年中經歷了好與壞。他強調,一開始的時候“經濟非常惡劣,失業率高 達7.9%。”
李公榮回憶起那個難以找到工作的 年代,認為隨著博彩業的自由化,“情 況完全不同”。此外,澳門從“村”發 展為國際品牌,以博彩和格蘭披治大賽 車而聞名於世。
然而,居民幸福指數受到通貨膨脹 和房價上漲的不利影響。“人們應該感 到快樂,因為他們賺更多,但他們感到 壓力,因為住宅是如此昂貴。”他說。
澳門導遊促進會理事長吳勇為認 為,居民為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居住而感 到自豪和高興。 “澳門是一個幸運的地 方,沒有像中國內地那樣出現食品安全 問題,我們享受政府提供各項令人滿意 的福利”,而且,增長是“和諧的”。
他繼續說,近年來,澳門比香港和 台灣發展得更好,但他指政府應該更加 重視住房和交通問題。
官方訪問加速了進程
建築師馬若龍以2016年 “對澳門或世界而言,沒有好處,亦沒 有壞處”為開場白。然而,他指出“在 羅立文司長的領導下,公共工程和公共 部門有所改善。”
此外,他看到“文化領域的積極方 面,即在電影和文物方面”,尤其是第 一屆澳門國際電影節的舉辦。他指,本 地電影導演徐欣羨和 Ivo Ferreira 獲得了 更大的聲譽,國際電影節“為本地文化 創造了良好的時刻。
“遺產方面在譚俊榮的管理下, 重要的是,海軍船塢將於今年開幕,孫 逸仙先生開設的中西藥局舊址亦在2016 年得到了緊湊的預算,得以開展修復工 程。”藥局的有關管理權則交予街總。 馬若龍也提到了筷子基公共圖書館的開 放。
他認為,2016年經濟復甦是積極的 方面,同時列舉了葡萄牙和中國總理的 訪問。 “訪問推進了澳門與葡語世界的 各方面進程,因為世上最長的橋樑正處於建設階段,澳門居民對中央政府的信 息也不太了解。”
他說,“目前,對於葡萄牙語必須 在澳門廣泛教授,以便把澳門打造成中 葡翻譯中心,對此,無人會懷疑。”他 補充說,葡萄牙語世界“ 對此並未冷漠 對待,但它需要更多深度,以及一個時 效的行動計劃。”
“在中央政府的倡導下”,中葡論
壇的建設工程取得了進展,他總結說。
2017年的例外
麥健智相信立法會選舉將是本年亮 點之一,但他對最近通過的選舉法感到 不滿意。
“新選舉法包含了令人可疑的內 容。 我的印像是,它希望引入更多的競 爭,但真的會發生嗎?,我覺得有一些 問題沒有解決。”他說。
他認為,“處理選舉腐敗的制度越 透明和措施越有效,政治勢力實事求地
做出積極舉動的機會便越大,而不只是 為了炫耀,但這需要一系列條件。”
黃素君也認同這種意見。 “立法會 選舉是今年的關鍵時刻之一,應當為年 輕一代提供充分的機會,了解他們的意 願和民主的重要性。”
“在澳門,我們擁有的民主空間 非常有限,政治制度在未來幾年內將 保持不變,因為最近幾乎沒有改革。 但是,政府和整個社會應該理解,只有 民主才能推動城市前進,並且達到與其 他地區相當的水平。”這位澳門大學 學者說。
她奉勸廉政專員在選舉期間應當 “更積極”,同時相信“非法活動,像 分發餐館和超市券以獲得選票的行為, 仍然猖獗,而且最終將被合法化”,認 為廉政專員要更加重視這種行為。
經濟學家Jose Paosinho預見到即將 到來的選舉將不會發生巨大變化,因 為“只有少數人會感受到現實。”
關於這個問題,Arnaldo Goncalves 期望“加強親中組織在立法會的存在” ,因為本地最重要社團的主要職位將出 現大變更。
馬若龍對於特區在2017年 沒有特別的期望。相反,他祝願:“我 希望公共行政部門採取一種活躍和整 體的管理文化,更接近公眾,對自己 的行為負責;不僅是頂端,中層職位 同樣。”
他補充說,“澳門不能為決定而等 待”,他呼籲公職人員“不畏懼地作出 決定”。
對於未來,李公榮稱對社會和金融 穩定有信心,因為在制定預算時,政府 把當前收入納入了考慮範圍。
吳勇為對此表示認同。他認為政 府當促進經濟多元化,並引入新的要 素。“我對澳門的未來非常樂觀,特別 是關於會展業。 我認為它將獲巨大成 功。”他總結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