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視實際造成的“苛政”

592

年最後一天,《政府公報》刊登行政 政府雖然強調大幅提高“鎖車”的收費是對
長官批示,核准新的《交通事務局費 用及價金表》,並於今年1月1日生 效。按新收費表,包括牌照收費、
車輛檢驗、駕駛考試、移走及存放車輛收費等均有 大幅提高,由50%至1233%不等,當中以移走車輛 費用的調整幅度最多。對於突然大幅提高有關收 費,政府解釋是基於有關收費已十多年沒有調整, 與市場形成很大差距,且配合以經濟手段控制車輛 增長及引導車輛合理使用的目標方向,故調整幅度 較大。
對於這份新年“大禮”,不少車主都作出熱烈 反應,並於本月8日上街遊行,且遊行人數不少,可 見政府今次調整收費激起了社會很大反響。對於今 次調整多項收費,車主指這是“苛政”,尤其是摩 托車及輕型汽車的移走車輛費用(俗稱“鎖車”) 由原來的120元及300元大幅調整至750元及 1,500元,是“趕絕”車主。
佔用公共停車場及街道咪錶泊位之駕駛者加強阻嚇,且政府已一再表示主要是處罰長期佔用公共車位的“僵屍車”,此點無可厚非,且從另一角度看,如果沒有違反相關法例,亦不會被鎖車受罰,問題是現有的配套設施是否足以讓駕駛者能找到適合的泊車位?尤其是新橋等老區要找泊車位一點也不容易,出租車位數量亦不多,雖然政
府表示主要處理“僵屍車”,但亦難保會誤中副車,車主自然多一層顧慮。政府調高收費確是增加了車主的養車成本, 亦可視為政府控車措施之一,透過增加置車成本 減低市民的購車意欲,這種想法沒有錯,錯在時 機不對,在其他公交配套未完善下,推出這些措 施便會被視為“苛政”。政府一直鼓勵市民以公 交出行,雖然近兩年公交服務確有改善,但與實 際需要仍有一段距離,在放工時段於新口岸及水 坑尾巴士站的“墟冚”情況可見,公交服務仍未 能滿足實際需要。在此情況下,有多少車主願意 放棄私家車改乘公交?
公交服務不能滿足需要,政府又突然大幅提 高多項收費,加上平日在道路交通因為道路工程 等問題造成擠塞,車主對政府不滿已久,提高收 費是火上加油。經今次一役,希望政府在決定涉 及社會民生的政策前,多了解一下社會實際狀 況,不要只在辦公室內憑數據作決定,否則只會
究竟這次調整收費是不是“苛政”?政府表示 有關收費已十多年沒有調整,今次調整是符合“市 場”,問題是政府收費為何要符合“市場”情況? 尤其是政府近年在經濟調整期內,仍有一定且不算 少的盈餘下,卻要大幅調整相關收費以符合“市 場”情況,當然惹起市民不滿。此外政府公佈新收 費前,完全沒有向社會公佈任何相關消費,突然一 下子推出大幅調升的新收費表,社會完全沒有時間 消化此消息,引起社會反彈亦理所當然。 再引發市民上街,反對“苛政”。